缚舟河

     “嗤,你这家伙是白痴吗?”他看着地上那具已经冰冷僵硬的尸体。尸体的胸口处插了一把亮蓝的长剑,而另一把黄剑则充满了恶意似的将尸体腹部绞的血肉模糊。
      但现在都开始发黑,开始腐烂,只等有人来回收。
       “能被自己的剑杀死,你也是没谁了。”他的语调十分轻松,仿佛在说什么饭后闲谈的内容。他望着这具尸体的脸。
        死相并不是很难看,没有什么撕心裂肺的夸张表情,很平静,带着点惊讶,一点遗憾就死了。
       他望着这圣徒似的骑士,突然笑了起来。“噗哈哈哈哈,骑士道笨蛋你也有今天吗嘛,哈。。。哈哈。”
节奏不稳,强弱不一的笑声听起来更像是在悲鸣。真蠢。他嘲笑着自己,为了个笨蛋笑哭。
       笨蛋海盗喜欢笨蛋骑士。
        难道这还不明显吗?他天天都陪着这笨蛋打架呢!这明明比大赛第二的家伙有爱多了吧!
他看着这具苍白的尸体。可是你是个笨蛋,知道了也不说。肯定是情商被狗啃了。
―――――――――――――――――――――――
        他越想越委屈,于是干脆一锤子砸在这具尸体上。“哼”他有点后悔了。
       一脸杀气把来回收参赛者的球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
         他就这么守着,直到尸体在眼前消逝。
“也不过如此。”他转身离开。
――――――――――――――――――幕后
        “恶党你究竟有多恨我躺那么久不累吗最后来一锤子是什么鬼?很痛的好吗你想接受制裁吗?”他看着安迷修一脸愤怒的走过来。
        他突然抱住了眼前的人。棕毛柔软的蹭在他脸上,柔软的皮肤带着温暖的气息,由于身高原因,他能感觉到他爱的人在他颈脖处喷洒的鼻息。他把下巴搁在安米修头顶。
        “如果你真死了,我就像刚才那样给你一锤子。”他轻轻说道。
        “啊,你说什么?”安迷修突然发问。
        “戚,我说。。。。”他看着安迷修身后快要具现化的黑气突然闭嘴了。
        “如果你死了,我就给你几剑,像刚刚我身上的一样。”他看着安迷修已经具现化的黑气冷汗直冒。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