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舟河

溜了溜了

2 。 (视角切换)
瞧他看见了什么?一个敢于来挑战“鬼舍”的傻逼。
      雷狮在那个棕毛傻冒进门的时候就在注视他。噢,也许是耿直的房屋中介并没有告诉他实情又或许是这个耿直的成年人根本没看房屋简介,反正他已经进来了。他幸灾乐祸的想着。
   对了,他是谁呢?他是个来宅子里探险的家伙,不过现在也不过是只被困在宅子“表面”的亡魂罢了。――虽然他雷大爷可一点也不想这么说。
    他有一支探险团队,4个人,但足够抵科研所的一群小白脸了。但他们在这次探险中陨落。他的弟弟被困在宅子的“内宅”,帕洛斯中途叛变,在遇见某次恶灵袭击时出卖了他们的位置从而逃脱,佩利在中途受到控制,下落不明。
   但现在他肯定没心情看一个新租客打量房间。但他还是一路跟着那个棕毛走去了主卧――他大概不知道哪里都藏了些什么。
    亡灵并非不会发声,只不过说出来就跟次声一样,得看人。所以他毫无压力的嘲讽了一句“呵,看来又是个被骗过来的倒霉蛋。”

安安静静的混个标题(乖巧)

  雷安吧,大概是悬疑走向,应该不是刀(看心情)
。。。。。。。然后我还要说什么来着???突然尴尬。。。。

  安迷修看着眼前杂草丛生的破旧老宅,心下有些无奈。果然是价格便宜但安全毫无保障的出租房啊,连装修都像鬼宅一样。然后他在宅子周围转了一圈,发现事情有点不妙。
  墙皮一层一层的脱落,白色的灰落满了地面。也许是这间宅子放置太久了,水管什么的年久失修又没人打扫,于是一圈圈的青苔就这样荡开来,稍不注意就会滑倒。
   这仅仅是大宅外围的情况。
   安迷修从手里的行李箱中摸出了一把钥匙。房屋中介给他的,听说是房子原主人在死亡的前一天将出租信息和房屋钥匙托给了中介。
   听起来真是令人发悚。他这样想着边把门打开。
   “吱吖吱吖”门发出的声音。
    出乎意料的, 房子里面很干净,极其现代化的茶几上还摆着一罐喝完了不知几个月的可乐。
     他觉得有点不对。从他进入这间房子起,他总觉得有什么在暗中窥视着,令人感到一阵阵发凉。
    这可不是件好事。他想。
    然后他去楼上找了找一些能用的东西,却发现这里只有一根旧头巾,还是在唯一一间卧室中的木箱子里。箱子里还堆放了几张游戏光碟,但他从来不对游戏感兴趣。
     和其他地方一样,这里充满了灰尘呛鼻的气味儿,然后就是腐朽的香味。不用说,香的发闷。
     “呵,看来又是个被骗过来的倒霉蛋。”
      什么?

  

     “嗤,你这家伙是白痴吗?”他看着地上那具已经冰冷僵硬的尸体。尸体的胸口处插了一把亮蓝的长剑,而另一把黄剑则充满了恶意似的将尸体腹部绞的血肉模糊。
      但现在都开始发黑,开始腐烂,只等有人来回收。
       “能被自己的剑杀死,你也是没谁了。”他的语调十分轻松,仿佛在说什么饭后闲谈的内容。他望着这具尸体的脸。
        死相并不是很难看,没有什么撕心裂肺的夸张表情,很平静,带着点惊讶,一点遗憾就死了。
       他望着这圣徒似的骑士,突然笑了起来。“噗哈哈哈哈,骑士道笨蛋你也有今天吗嘛,哈。。。哈哈。”
节奏不稳,强弱不一的笑声听起来更像是在悲鸣。真蠢。他嘲笑着自己,为了个笨蛋笑哭。
       笨蛋海盗喜欢笨蛋骑士。
        难道这还不明显吗?他天天都陪着这笨蛋打架呢!这明明比大赛第二的家伙有爱多了吧!
他看着这具苍白的尸体。可是你是个笨蛋,知道了也不说。肯定是情商被狗啃了。
―――――――――――――――――――――――
        他越想越委屈,于是干脆一锤子砸在这具尸体上。“哼”他有点后悔了。
       一脸杀气把来回收参赛者的球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
         他就这么守着,直到尸体在眼前消逝。
“也不过如此。”他转身离开。
――――――――――――――――――幕后
        “恶党你究竟有多恨我躺那么久不累吗最后来一锤子是什么鬼?很痛的好吗你想接受制裁吗?”他看着安迷修一脸愤怒的走过来。
        他突然抱住了眼前的人。棕毛柔软的蹭在他脸上,柔软的皮肤带着温暖的气息,由于身高原因,他能感觉到他爱的人在他颈脖处喷洒的鼻息。他把下巴搁在安米修头顶。
        “如果你真死了,我就像刚才那样给你一锤子。”他轻轻说道。
        “啊,你说什么?”安迷修突然发问。
        “戚,我说。。。。”他看着安迷修身后快要具现化的黑气突然闭嘴了。
        “如果你死了,我就给你几剑,像刚刚我身上的一样。”他看着安迷修已经具现化的黑气冷汗直冒。

好吧肝到放弃的百合雷安
#论肝着肝着把雷狮肝没了是什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把围巾分你一半好了





整日沉迷卡米尔的……我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等等,我不是喜欢安哥的吗?!!! 啊,卡米尔真的超可爱!




画吧有人扩吗?咸鱼桑